• 当前位置: 首页 > [陶辰鹏韩敏舒]小说免费-富家小姐爱上我小说全集

    [陶辰鹏韩敏舒]小说免费-富家小姐爱上我小说全集

    《富家小姐爱上我》中每一位人物都很出彩,南国小生所创作出来的人物个性突出,故事内容冲突不断,很有看点,以下是小说讲述的内容:?你跟江俞白难道分手了吗?”米娟问。“这个时候你能不能别提江俞白,怪扫兴的。”韩敏舒答。韩敏舒并没有正面回答米娟的问题。而米娟却也从韩敏舒的脸上读出来了某种信息,她跟江俞白肯定没有分手,而没有分手则另外又找了一个男人,她......

    《富家小姐爱上我》精彩片段

    而其他的人也都继续自己聊自己的,并没有人主动过来跟陶辰鹏说话,也没有人有兴趣搭理他。陶辰鹏立刻就在这里被当成了空气。他到也不在意,自己端起一杯红酒有意无意的喝起来,一边打量着这个房间的装修。

    这个别墅的装修看起来到挺豪华,不过风格显得有些过于张扬,好像处处在喧示着主人是个发了横财的暴发富。

    陶辰鹏扫了一圈,最后将目光停留在了角落里的韩敏舒和米娟身上,这两个女人窃窃私语,一定没什么好话。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跟江俞白难道分手了吗?”米娟问。

    “这个时候你能不能别提江俞白,怪扫兴的。”韩敏舒答。

    韩敏舒并没有正面回答米娟的问题。而米娟却也从韩敏舒的脸上读出来了某种信息,她跟江俞白肯定没有分手,而没有分手则另外又找了一个男人,她这是脚踏两只船呀。

    “没想到,你这死女人还挺坏的,看不出来呀。”米娟突然意味深长地冲韩敏舒笑道。

    “你可别想歪了啊,不是你想的那样。”

    “哟,我都还没说呢,你知道我想什么了?不打自招了吧?”

    “招你个头呀!”

    “说说,他是做什么的?是开公司的吗?还是公务员?”

    “都不是,他就是一个打工的,一个小业务员。”

    “什么?你的意思是,你踏的这条船是条破船?”

    “什么破船呀,说得那么难听。”

    “他就是一个打工的呀,而且还是业务员,既没身份,又没地位,一穷二白,除了长得帅,要钱没钱,要权没权,这年头光长得帅有什么用呀,这不是破船是什么?我看你还是赶紧跟他断了吧,省得江俞白知道了会不高兴。”

    米娟并不知道江俞白早就已经知道这件事情了,而且还闹了几个回合。

    韩敏舒不吭气,看来闺密给她的建议,她并不打算听进去。

    “都不知道你看上他什么了,真是的,难道就因为他长得帅呀?切,帅哥多了去了,你要想脚踏两只船,你也得找一个像样一点的呀,找一个跑业务的,亏你还是大小姐呢,那跑业务的连给你提鞋都不配,你也下得去手,你眼光不是一像挺高的吗?怎么突然变得那么差了,难道是江俞白少给了你关爱,让你饥不择食?”

    “择食你个头呀,你能不能好好说话,跟你说,我是认真的。”说后面这一句话时,韩敏舒的脸上不由露出了一抹会心的笑容,笑容之中还带着一丝淡淡的羞涩。

    然而,这句话则把米娟给吃了一惊,她立刻叫了起来:

    “什么?我没听错吧?就这样一条破船,你还跟他认真?你头脑没发热吧?”

    米娟这一叫,显然是没有控制好自己的音量,让整间屋子的人都听见了,还有人抬头往那边看了看。

    陶辰鹏自然也是听见了的,只感觉自己的脸上就像是被开水淋过一般,他知道,米娟口中所指的那条“破船”就是指的自己。他心里不由自嘲的想,自己何以就成为了一条破船了。真是可悲可笑可叹啊!

    韩敏舒忙紧张的抬头往这边看了一眼,责备地对米娟小声道:

    “你能不能小声点,大家都听见了。”

    “听见就听见呗,我就要让他听见。”

    “唉呀,好了,不说了,这是我的事情,你就别管了,我自己会看着办的。”

    “我看你现在是烧糊涂了,我要是不提醒你,岂不是让你往火坑里跳?咱们是好朋友好闺密,我能忍心让你掉火坑里呀?”

    “你放心,我清醒得很,我是认真的,我喜欢他,而且他也不是你想的那样没用,我总觉得他不简单。”

    “不简单?那是错觉吧,就一个打工的,能有什么能耐呀,我看呀,你是被人家灌了迷魂汤昏了头了,指不定呀,人家就是冲着你韩大小姐的腰包来的。”

    “别这么说他,他没有花我的钱。”

    “哟哟,心疼啦?看样子呀,你这次还真的是走心了,好吧,为了你不被人蒙蔽了心智,姐姐我决定免费帮帮你的忙,去试试他到底是一头骡子还是一头驴,你瞧好了。”

    米娟说着,向韩敏舒抛了一个媚眼。然后便端着酒杯,扭着她那柔软的腰肢,踏着猫步,走到了陶辰鹏跟前。

    陶辰鹏礼貌地冲她笑笑。觉得这位米小姐的笑容中充满阴谋。使得他不得不提高警惕。

    “这位先生,您姓陶是吧?那我就叫你陶先生好了。”

    “米小姐不必客气,可以叫我小陶或者老陶。”

    “唉哟,瞧您说的,叫您小陶岂不是显得我像个老阿姨,叫您老陶岂不得您像个老大爷,还是叫您陶先生比较适合一些。”

    “行,米小姐想怎么称呼就怎么称呼。”

    “对了,陶先生,我刚才跟敏舒聊天,从敏舒口中得知道,陶先生是聪明才智、博学多才的人,正好我昨天在拍卖会上拍得了一只玉手镯,想请陶先生帮我看看,这只手镯值不值这个价。”

    陶辰鹏总算是闻出味儿来了,米娟这是借故在考验自己。自己要是推脱,便会让人瞧不起。可要是自己一开口,又怕会得罪人。他有些为难的扭头去看韩敏舒,只见韩敏舒用一双坚信的目光看着他。他便知道该怎么做了。

    “敏舒对我太过夸奖了,我并没有她说的那么厉害,不过,既然米小姐让在下看看,那在下就看看也无妨,要是说得不对,还请米小姐见谅。”

    “陶先生不必客气,心中有什么说什么就是了。”

    米娟说着,将原本戴在手上的那只手镯取了下来,递给陶辰鹏。

    陶辰鹏刚要伸手去接,米娟又忙把手缩了回去,说道:

    “陶先生,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拍下来的,您可得拿稳了,若是不小心没拿稳摔坏了,你可是要赔的。”

    “这个,好说。”陶辰鹏一口应承。

    这时,人群中有人嘀咕了一句:“他赔得起吗?”

    陶辰鹏装着没听见,从米娟手上把镯子接了过来,拿到灯光下看了看,又摸了摸手感,又掂了掂重量,然后,摇摇头,说道:

    “米小姐,你的这一只手镯是假的。”

    陶辰鹏这话一出口,立刻就引起了骚动。大家七嘴八舌的议论了起来:

    “不会吧,这镯子怎么可能会是假的呢?”

    “就是呀,米娟怎么可能会连真假都分不出来,他们家可就是做玉石生意的。”

    “这镯子不可能是假的。”

    议论纷纷之中,一个男富二代自告奋勇的站了出来,他也要鉴别一下这镯子的真伪,“让我看看!”他说。

    米娟把那只手镯递给了男子,男子也同样拿到灯下仔细的观看了一阵,然后一副轻蔑的表情瞟了一眼陶辰鹏。

    “我看这位陶先生是不懂装懂吧,这明明就是一块上好的帝王绿,可他居然说是假的,简直就是睁眼说瞎话,也难怪,这么贵的玉,也不是谁都见过的,辨不出真假也不足为奇,只不过像陶生先这样张嘴糊说,如果人家听了他的话,岂不是要害死人,幸好米小姐是一个有脑子的人,否则非被你这句话给吓死不成。”

    男子的话十分不客气的将陶辰鹏给贬到脚底下,好像陶辰鹏就是一个信口开河的无知小人似的。

    韩敏舒脸上有些挂不住,按常理推断,男子似乎更有说服力,可辰鹏也应该不会信嘴服说,到底这玉是真还是假,还要看米娟。

    “小娟,谁说的对?这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有人问道。

    男子立刻接话道:“这还用问吗?那当然是我说的是对的了,这镯子百分之百,不对,百分之一千是真的,我敢用我的脑袋打包票。”

    众人都盯着米娟,等她公布答案。

    而米娟则是怔怔的看着陶辰鹏走神,她在心里想,这姓陶的当真有两下子?还是只是巧合?他怎么就看出来了这只玉是假的?这可是高仿玉呀,很多人都根本就分辨不出来的呀,莫非他是个玩玉的高手?

    米娟心里有些吃不准,她觉得她还需要继续检验检验他才能下断定。

    “你们等我一下!”

    她突然说了一声,便急急忙忙的跑了,她上了二楼。

    大家都觉得奇怪,好端端的不公布答案,怎么反到跑楼上去了。

    过了两分钟,米娟匆匆忙忙地拿着一个盒子从二楼下来。大家的目光都聚焦在了她手上的那个盒子上。

    米娟将盒子摆在桌上,小心翼翼地打开,只见盒子里面装了一块鸡蛋一般大的红玉。

    陶辰鹏一眼看到那玉,心头微微一怔,这不是汉代时期的“玉贵人”么。

    而其他的人则低声议论起来:

    “这是什么玉啊?怎么都没有见过。”

    “就是啊,我也没有见过。”

    “这到底是什么玉呀?形状怎么这么奇怪啊!”

    米娟并不理会其他人的议论,而是一双目光拷问似的看着陶辰鹏,说道:

    “陶先生,麻烦你再帮我看看这块玉。”

    标签: 富家小姐爱上我 南国小生 陶辰鹏韩敏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