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甜宠向)林惊雨瑾王小说 医女王妃不下堂全文推荐阅读

    (甜宠向)林惊雨瑾王小说 医女王妃不下堂全文推荐阅读

    《医女王妃不下堂》小说完结版来袭,小说关键角色有林惊雨瑾王,讲述了一段关于误会与陷害之下的爱情,本书是作者顾十六言 的重磅推出的短篇巨制。内容试读:两个嬷嬷脸色变幻了几次,最后还是李嬷嬷道:好孩子,辛苦你了。这事儿你可一定要闷在心里,不要对外透露半句才是。 就算她不交代林惊雨也不会对旁人说这桩事情。此事就暂且压下了,毕竟主子董三奶奶还未醒过来,究竟该怎么做她们谁也做不了主。船上一应东西都不够,然而靠岸最快还要三五天的功夫。董三奶奶失血过多,体虚 ......

    第8章

    林惊雨一听就明白过来,神色复杂地看了看在场的人,暗暗叹了一口气。

    还是她太过于天真了。

    于夫人住了下来,董三奶奶也由她带来的人照顾。

    母女两人谁都没有提过回京之后的事情,至于私底下有没有商量过,林惊雨就不知道了。

    等到董三奶奶出了月子,又仔仔细细清洗了一边之后,于夫人才道:回家吧。

    一行人开始收拾行李,两天后退租开始由陆路赶往京城。

    这一路走走停停,为了照顾董三奶奶把七八天的路程足足拖延到了十二日。

    还未曾京城,就迎来了董家来接的奴仆。

    车队被拦下时,林惊雨正在董三奶奶的马车里为她诊脉。

    车缓缓停下的同时外面就响起了车夫的声音。

    姑奶奶,外面好像是董家的人。

    车夫早已经被换成了于家的人,好像是来接姑奶奶的。

    林惊雨闻言有些好奇,一边掀开帘子往外看,一边问道:他们是怎么知道我们今日到京中的? 她说着就看到了车队前面那一行壮硕的婆子,还有婆子后面一辆停得稳稳当当的马车。

    而前面吵闹的声音也隐隐约约传来,那些婆子叫喊着要接家中三奶奶回家。

    董家的仆妇和于家的人碰上,竟然毫不气弱,大约是婆子占了一点性别优势的原因,仗着那些仆从不敢随意动手,步步紧逼,竟然开始从头一辆马车开始一辆辆叫着寻找董三奶奶。

    前面的马车都被她们不客气地打开查看了。

    林惊雨看得目瞪口呆,觉得这董家真是行事过分,一旁的董三奶奶更是气得脸色都煞白了,一双唇颤抖着连话都说不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马车门突然被打开。

    两人齐刷刷回头,就见于夫人搭着刘嬷嬷的手上了马车,一坐下就直接看向林惊雨道:林大夫,有件事情想要请你帮忙。

    不给林惊雨反应的机会,于夫人就道:董家得了我们回京的消息,拦在了城门外。

    他家势大,我家不好在外与她们起争端。

    婉儿只怕今日还是要回董家的。

    她说着怜惜地看了一眼董三奶奶,又立刻看向林惊雨。

    我想请林大夫装作是婉儿身边的丫鬟,去董府照顾她。

    董家如今是龙潭虎穴,婉儿才出了月子身边要是没个懂点医术的,我实在是放心不下。

    林惊雨跟在董三奶奶身边这些日子,心中虽然还有许多未解之谜,可也知道董家不是什么好去处。

    她原本想着等到了京城,就跟董三奶奶一家辞行的。

    如今听到于夫人的请托,她眉头微微皱起,听着外面越来越近的喧闹声却没有轻易应下。

    董三奶奶一把抓住了林惊雨的手,道:一月我给林大夫百两白银做薪酬,另外每月两套衣衫,点心、茶水与我所用一般无二。

    林惊雨有些心动。

    于夫人见状又补充了一句,林大夫之前落水,身上没有文牒,也忘记了身世,只要林大夫保下我女儿和外孙,三个月后我定然给林大夫一份良民的文牒。

    古代的文牒就等同于现代的身份证了! 林惊雨看向于夫人,一口应下:好! 于夫人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示意门外守着的大刘嬷嬷前去招呼董家的人。

    大刘嬷嬷带着人上前,立刻就把还差两辆车就到她们这里的董家仆妇给拦了下来。

    林惊雨听着大刘嬷嬷报上了于夫人的名号,董家的仆妇迟疑了下,这才走出了一位体面的嬷嬷上前道:我们竟不知道亲家夫人也在车队之中,一时情急接三奶奶,竟然冲撞了于夫人,实在是失礼了。

    此人说着行了半礼,然后上前拉着大刘嬷嬷的手道:刘姐姐,你可是知道我的。

    平日里再胆小不过了,这冲撞了亲家夫人,我总该要去赔个不是才是。

    大刘嬷嬷冷笑了两声道:听孙嬷嬷这话,若是我家夫人不在车上,你就可以随意冲撞我们家姑奶奶了?我倒是不知道,董家的规矩竟然是这般的吗? 孙嬷嬷脸上的笑容一僵,然后才又屈膝行礼:刘姐姐,你这话我可不敢认。

    这都是我这个做奴才的言语、举止不当,所以这不是要给主子请罪吗? 马车中,于夫人这才缓缓掀开了帘子,冰冷的目光看了孙嬷嬷一行人一眼,就道:让她过来吧。

    她放了话,孙嬷嬷才被带到了跟前。

    于夫人神色间完全没了之前的紧迫,唇角甚至带上了些许的笑意,只淡淡开口:亲家夫人倒是颇为看重我这不争气的女儿和心急火燎要出世的外孙的,竟然派了你亲自来接。

    这话说得轻飘飘的,带着讽刺的意味。

    车内的林惊雨偷偷瞥了于夫人一眼,倒是对这位于夫人又多了几分了解。

    她虽口口声声说于家不好与董家对峙,可也并未真的退让三舍,让人小瞧了。

    没看这这绵里藏针的功夫,让孙嬷嬷一张脸一阵青一阵红,多了几分窘迫吗? 孙嬷嬷连忙屈膝行礼,低头道:我不过是一个奴仆,哪里当得上于夫人这般说。

    今日来接三奶奶的是我们二爷院中的芸夫人。

    芸什么?于夫人仿佛没听清一般问到。

    孙嬷嬷连忙改口,二爷不在府中,芸姨娘得知三奶奶这几日回府,就亲自来城外接三奶奶。

    说话间,董家的马车就也朝着这边过来。

    等车停下,就见一只细白的手掀开了车帘,对着这边车内的于夫人露出了笑容。

    奴家见过于夫人。

    此人一开口,声音绵绵柔柔带着几分婉转的风情。

    苏氏。

    于夫人淡淡应了一声,眉眼间全是冷漠。

    苏芸不以为意,只笑着道:原本算着这几日我们三少奶奶就要回京了。

    二爷这些日子正带着我们三少爷四下走动,不好亲自来接,只好我这个为奴为婢的前来出面。

    只是,委屈了我们三少奶奶。

    董三奶奶在马车内侧死死抓住了林惊雨的手,一双眼中透着渗人的恨意。

    标签: 医女王妃不下堂 顾十六言 林惊雨瑾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