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在他温柔中陷落[傅良洲宁悄]全文免费章节

    在他温柔中陷落[傅良洲宁悄]全文免费章节

    小说主角是傅良洲宁悄的书名叫《在他温柔中陷落》,它的作者是微风喜喜生所执笔的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宁悄看着傅良洲的眼睛,他深邃的眸光透着认真,说出这句话时,不见分毫戏谑。在他面前,宁悄好似一个毫无秘密的人,挣扎都写在了脸上。傅良洲倒是有十足的耐心,也像是一早就捏准了她的心思。他动作缓慢的又点了一支烟,整个人都透着高不可攀的矜贵。宁悄和他相比,似乎过于狼狈。宁悄垂眸,出神的看着男人的西裤裤脚。她心......

    第4章 傅良洲

    傅良洲眉头一皱,有些不悦:宁悄,你不听我的话?

    宁悄抿着唇没做声。

    傅良洲语气转冷:那我们之间的交易取消。

    宁悄脸色一白,只好拿起筷子。

    如今,傅良洲是她全部的希望,她很清楚自己现在的斤两,绝对不够资格和傅时遇作对。

    傅良洲看着宁悄乖巧的吃早餐,眸底蕴着浅淡的温色,却转瞬即逝。

    吃过早餐,傅良洲准备去公司,离开前吩咐了佣人照顾宁悄。

    宁悄跟着他跑到了别墅玄关,她看着男人清冷的背影,忍不住出声:傅先生,我能做什么吗?

    傅良洲回过身看她,幽深眸底覆着一层难以言明的情绪。

    他淡淡道:什么都不需要做,等我的消息。

    宁悄待在傅公馆,这里充满着属于傅良洲的气息,孤高深沉。

    她坐在客厅沙发里,心里计划着接下来的事,和傅时遇之间,是时候结束了

    六年的感情,终究还是变成了互相憎恨的模样。

    宁悄自嘲的扯了扯唇,苦涩在心头蔓延。

    嗡嗡嗡——

    手机震动的嗡鸣声,将宁悄的思绪拖回现实。

    宁悄拿起手机看了眼,是熟悉的备注。

    通话接起,她客气的问:陈叔,有什么事吗?

    那头,陈董问她:小宁,你下午能过来公司一趟吗?这边交接的事儿都需要你亲自出面。

    宁悄应了下来:我知道了,陈叔。

    她的父母一个月前意外车祸去世,宁氏也因此陷入危机,只吊着最后一口气。

    宁悄不懂公司的事,可眼下的情况,她不得不接手这一切。

    那是宁家三代人的心血,怎么能葬送在她手里?

    下午,宁悄准时抵达了宁氏。

    宁氏大楼坐落于江州市金融区,几十层的高楼仰望过去,让人觉得望而生畏。

    从前,宁悄很少来这里,对宁氏所涉及的生意毫无兴趣。现在,她却要拼了命的保住宁氏。

    8楼会议室。

    宁悄跟着秘书进去时,脚步忽然顿住,一眼看到了坐在股东之中的男人。

    傅时遇,你怎么在这儿?

    宁悄能看清他眼睛里的虎视眈眈。

    陈董开口解释:小宁,宁总去世的突然,生前也没什么交代。按理说,子承父业,可你对公司的事一窍不通,傅公子是你的丈夫,代替你管理公司,也是情理之中。

    宁悄背脊微僵,怎么也想不到,陈董电话里说的交接,竟是这个意思。

    她维持着该有的礼貌,笑声却浸满冷意:陈叔,你是我爸生前的心腹。现在,是打算带着大家逼我让位吗?

    陈董脸色一变,不悦道:小宁,你怎么能这样说?我也是为了公司着想!傅公子和你是一家人,公司权力交给他,你有什么不放心的?

    一家人?

    宁悄心里咀嚼着这三个字,只觉得可笑。

    父母去世后,傅时遇忽然变了脸,一步步将她逼向绝路。现在,又野心勃勃的想占有宁家的产业。

    宁悄忽然间明白了傅时遇从没提过离婚的原因,原来,都是为了今天。

    她知道,自己不是接管公司的最佳人选,可能够代替父亲的人,绝对不是傅时遇!

    宁悄不肯让步,傅时遇唇边含笑看着她,像是在欣赏她的垂死挣扎。

    悄悄,有几位股东的股权已经卖给我了。现在,我才是宁氏最大的股东。

    傅时遇语气格外的温柔,在外人的眼里看来,他们还是一对和睦的夫妻。可他吐出的每一个字,都如同刀子般锋利。

    傅时遇又说:今天叫你来办交接,不过走个形式。

    傅时遇,你——宁悄的双手颤抖着。

    她此刻的状态很差,憔悴狼狈的模样,似乎让傅时遇很是痛快。

    傅时遇声音清润:就像陈董说的,我们是一家人,你不必顾虑,我一定会好好的打理宁氏。

    他故意咬重了最后几个字,听在宁悄的耳朵里,像极了威胁。

    宁悄已经懒得和他再继续上演夫妻恩爱的假象,他们之间已经撕开了最后一层纸。

    宁悄冰冷的目光和傅时遇对视,她一字一句道:傅时遇,我不会让位的!

    傅时遇脸上的笑意倏地淡了,他失去了耐心:你还有得选择吗?

    当然有的选。

    属于成年男人低沉的声音忽然响起,介入了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

    男人西装革履,身姿笔挺,俊美无俦的脸上不见丝毫波澜。他平静的站在会议室门口,身后跟着助理律师一干人等。

    他是江州市的商界神话,25岁时执掌东临江山,如今他31岁,不过短短六个年头,东临已经坐稳了江州市的第一把交椅。尽管他还很年轻,却绝对是众人所景仰的存在。

    傅良洲

    宁悄微怔,她看着男人抬步走进来,身上凌人的气场已经压得众人不敢再多言。

    陈董站了起来,讨好的向傅良洲伸出手:傅总,您怎么来了。

    傅良洲神色淡淡,客气的回应了陈董。

    一旁的傅时遇将一切尽收眼底,他不屑的冷嘲:二哥,这是我和悄悄的家事,轮不到你插手吧?

    傅良洲坐了下来,他不紧不慢的点了支烟,修长手指轻轻点着烟灰,语速十分缓慢:阿遇,企业转让可不是家事。

    傅时遇脸色很难看:你在说什么?

    傅良洲抬手示意了一下,他身后的律师便上前一步,开口说:傅公子,各位股东,我是东临集团的律师张朝暮。

    在宁总意外车祸的前一个月,他就和东临签署了企业转让的协议书。这是合同原件,上面有宁总的签字和法律公证,如果有什么问题,可以亲自问我。

    张朝暮将合同先递给了陈董,而后以律师的立场,决定了这场闹剧的最终结果:现在,宁氏的执行总裁,应该是傅总。

    标签: 在他温柔中陷落 微风喜喜 傅良洲宁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