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相思无解泪沾裳殷楚怡慕言瀮-相思无解泪沾裳免费阅读

    相思无解泪沾裳殷楚怡慕言瀮-相思无解泪沾裳免费阅读

    《殷楚怡慕言瀮》是殷楚怡创作的小说,主要讲述了殷楚怡慕言瀮两个人之间缠绵缱绻的故事。这里有(全章节)《殷楚怡慕言瀮》小说在线阅读:殷楚怡微愣,见慕言瀮并无戏弄之意,便伸手接过,一饮而尽。他不知,只要是他亲手送来的,无论是什么,她都会心甘情愿地饮尽。慕言瀮看着殷楚怡的动作,眼里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时间点点过去。殷楚怡的额上遍布着细密的冷汗,但她只是紧咬着牙,不曾吭出一声。只能从她身侧早已攥成拳的双手感知到那痛苦。许是痛到麻木,到......

    《相思无解泪沾裳》免费在线阅读

      

    殷楚怡微愣,见慕言瀮并无戏弄之意,便伸手接过,一饮而尽。

    他不知,只要是他亲手送来的,无论是什么,她都会心甘情愿地饮尽。

    慕言瀮看着殷楚怡的动作,眼里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

    时间点点过去。

    殷楚怡的额上遍布着细密的冷汗,但她只是紧咬着牙,不曾吭出一声。

    只能从她身侧早已攥成拳的双手感知到那痛苦。

    许是痛到麻木,到后来,殷楚怡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慕言瀮看着燃尽的香缓缓开口:此乃‘噬心’,半月发作一次,若到半月未服解药,便会咳血暴毙。

    殷楚怡忍着发抖的腿跪在地上,深深叩首:殷楚怡明白。

    她不知道慕言瀮为何要给自己下这种毒,许是帝王多疑,恐她背叛。

    但自己永远都不会背叛他!

    慕言瀮见状,眸色深了些许,却只是挥了挥手:退下吧。

    是。

    殷楚怡应声,起身退了出去。

    这些年,她在杀伐中度了十二载,已然忘了安宁的生活该如何过。

    从服下‘噬心’后已过几日,日子平静地令她寝食难安。

    入夜。

    殷楚怡站在门口,仰头望着天上高悬的月,决定去见慕言瀮。

    月光映在雪地之中清冷彻骨。

    她一身黑衣,撑着伞走在雪中。

    议事殿。

    还未踏进内院,殷楚怡就看见其中烛光大亮。

    慕言瀮刚登帝位,自是有诸多事等着他处理。

    作为主子手中的刀,她也该为他尽力分忧。

    想到这,殷楚怡加快了脚步。

    刚要踏进宫门,一个穿着斗篷围得严实的女子跟着太监从身旁而过,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不知为何,殷楚怡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的背影。

    殷姑娘,怎么了?守在门前的太监瞧见她站在那儿,忙迎上前问。

    殷楚怡摇摇头:刚刚那位是何人?

    小太监不知为何迟疑了下:小的也不知,殷姑娘莫要耽误时间了,再晚些皇上歇下,您这趟岂不是白来了?

    殷楚怡也没再多言,走进了殿中。

    身后殿门合上。

    殷楚怡看着埋案处理奏章的慕言瀮,俯身跪下:殷楚怡见过主子。

    慕言瀮眼都未抬,冷声问:何事?

    ‘噬心’药效已过,主子可有事需殷楚怡为您分忧?她微抬起头,看向慕言瀮的眼中涌动着情意。

    但慕言瀮丝毫未察:若有事,我自会派人传你,你无他事便离开。

    他的语气中难掩烦躁。

    见状,殷楚怡掩下询问那斗篷女子的话,没再作声。

    殷楚怡跪在地上,出神的看了慕言瀮好久。

    直到他不耐发问:你还不走?

    这才起身告退。

    之后几日,殷楚怡仍未能等到慕言瀮的传召,反而等来了大婚。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

    上妆时,殷楚怡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只觉陌然。

    镜中人没了素日的肃杀,多了几分柔和,怎么看怎么都别扭。

    殷楚怡抬手想要抹掉那红,却被宫女阻止:姑娘,这是皇上的意思。

    闻言,她只得放下手:继续吧。

    这之后,殷楚怡跟着宫人上了轿撵,前往祭台。

    九十九阶,她走的虔诚专心。

    可当站在祭台之上,殷楚怡看着身前的男人,脸上的笑剎时僵住。

    这人不是慕言瀮!

    但想到那日慕言瀮的话,她还是站在了男人身边。

    殷楚怡想,或是慕言瀮有事在身,才叫人易容扮做他来与自己成亲。

    时辰到,典礼始。

    殷楚怡紧攥着手,平息着心里的慌。

    紧接着,便听喜官高喊:兹有大理寺卿嫡女秋络瑶温婉贤德,册封为后!

    标签: 相思无解泪沾裳 殷楚怡慕言瀮 殷楚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