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甜宠向)慕云汐司徒彦小说 23179837全文推荐阅读

    (甜宠向)慕云汐司徒彦小说 23179837全文推荐阅读

    独家小说《23179837》由二兔最新写的一本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云汐司徒彦,书中主要讲述了: 穿肠毒药  这一日,京城飘起了雪。  大到足以掩盖一切肮脏。  皇宫大殿上,慕云汐一身黑衣跪伏在地,面带半张金缕面具,只露出一张朱唇。  她不敢抬头,眼睛只能瞧见面前人玄青靴的绒面。  司徒彦,她的主子,她的恩人。  你跟了我多少年?  男人声音低沉微哑,像是砂纸磨着砂砾。  回主子,十二年......

    《23179837》免费在线阅读

      第一章 穿肠毒药

      这一日,京城飘起了雪。

      大到足以掩盖一切肮脏。

      皇宫大殿上,慕云汐一身黑衣跪伏在地,面带半张金缕面具,只露出一张朱唇。

      她不敢抬头,眼睛只能瞧见面前人玄青靴的绒面。

      司徒彦,她的主子,她的恩人。

      你跟了我多少年?

      男人声音低沉微哑,像是砂纸磨着砂砾。

      回主子,十二年。慕云汐回着,心里却打着鼓。

      十二年,这般久了。

      司徒彦说着,站起身走到慕云汐身前,伸手将她头抬了起来。

      慕云汐仰头望着他,一张俊朗面容,凤眼微挑,端得一副公子模样。

      可又有谁知,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先帝崩逝那刻,灭了所有兄弟登上皇位,掌握了一国的生死予夺之权。

      而又有谁知,她竟对这样的他一见倾心,眨眼十二载!

      脸上的面具被人摘下,慕云汐下意识地想要出手,却在望进司徒彦那双眼时,生生遏制住。

      司徒彦不知她心里所想,只是看着她的脸,若有所思。

      殿外雪落满地,压得枝头低垂。

      脚步声由远及近,一个太监走进殿中,手端托盘,上面的碗直冒白气。

      而渐渐飘进鼻腔中的苦涩味告诉慕云汐,那是一碗药。

      确实是像。司徒彦忽然幽声说道,打破了静。

      慕云汐不明所以,面露茫然。

      司徒彦并未解释,他回身坐在龙椅上俯看着她:半月后,我予你十里红妆,迎你入中宫为后。

      这句话如雷轰顶,让慕云汐震惊不已。

      可其中,到底还带着些欣喜。

      他要娶她!

      许久不曾有过表情的脸在这一刻有些压不住唇角的喜意。

      但慕云汐很快就敛起了那笑。

      她望着司徒彦眼底的一片漠然,喜悦被冰冻得霎时消退。

      主子,可否告知慕云汐原因?

      成婚之日,你自会知晓。司徒彦冷声回着。

      这一瞬,慕云汐便清楚司徒彦要娶自己是另有原因,并非真心!

      想通这一点,她觉得理当如此,可心里却还是有些难受。

      是啊,自己不过是一个连命都不能做主的奴才。

      司徒彦这般高高在上的人,怎么会想要娶她!

      慕云汐喉间一涩,忽的想起十二年刚被他捡回的自己。

      那时,他不过也半大孩童,却从乞丐手中救下自己,并带到外宅养大栽培。

      她还记得那时候他说:待我登临帝位,必还你自由。

      现在,前句已然成真,后句她希望成真,又不希望。

      那般,自己便还能留在司徒彦身边伺候。

      想到这儿,慕云汐俯身叩首:慕云汐遵命。

      说着,她便要拾起地上的面具重新戴上。

      可司徒彦的脚却踩在了面具之上,阻止了她的动作。

      慕云汐下意识的抬头看向他,却听他说:从今之后,不必带了,你这张脸很美。

      她怔了下,一时间竟分辨不清司徒彦说这话时的语气。

      但最后还是应声:是。

      说完,慕云汐慢慢站起身。

      而此时,一旁候命的太监在此时走上前,将那药碗呈在了她面前。

      那碗中漆黑一片,散发的冷气都抑不住那腥苦之味。

      慕云汐微微皱眉,看着司徒彦:主子,这

      司徒彦起身,亲自端了那碗药送到她唇边:我赏你的穿肠毒药。

      第二章 大婚

      慕云汐微愣,见司徒彦并无戏弄之意,便伸手接过,一饮而尽。

      他不知,只要是他亲手送来的,无论是什么,她都会心甘情愿地饮尽。

      司徒彦看着慕云汐的动作,眼里闪过一抹不明的意味。

      时间点点过去。

      慕云汐的额上遍布着细密的冷汗,但她只是紧咬着牙,不曾吭出一声。

      只能从她身侧早已攥成拳的双手感知到那痛苦。

      许是痛到麻木,到后来,慕云汐什么都感觉不到了。

      司徒彦看着燃尽的香缓缓开口:此乃‘噬心’,半月发作一次,若到半月未服解药,便会咳血暴毙。

      慕云汐忍着发抖的腿跪在地上,深深叩首:慕云汐明白。

      她不知道司徒彦为何要给自己下这种毒,许是帝王多疑,恐她背叛。

      但自己永远都不会背叛他!

      司徒彦见状,眸色深了些许,却只是挥了挥手:退下吧。

      是。

      慕云汐应声,起身退了出去。

      这些年,她在杀伐中度了十二载,已然忘了安宁的生活该如何过。

      从服下‘噬心’后已过几日,日子平静地令她寝食难安。

      入夜。

      慕云汐站在门口,仰头望着天上高悬的月,决定去见司徒彦。

      月光映在雪地之中清冷彻骨。

      她一身黑衣,撑着伞走在雪中。

      议事殿。

      还未踏进内院,慕云汐就看见其中烛光大亮。

      司徒彦刚登帝位,自是有诸多事等着他处理。

      作为主子手中的刀,她也该为他尽力分忧。

      想到这,慕云汐加快了脚步。

      刚要踏进宫门,一个穿着斗篷围得严实的女子跟着太监从身旁而过,朝着相反的方向离去。

      不知为何,慕云汐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着她的背影。

      慕姑娘,怎么了?守在门前的太监瞧见她站在那儿,忙迎上前问。

      慕云汐摇摇头:刚刚那位是何人?

      小太监不知为何迟疑了下:小的也不知,慕姑娘莫要耽误时间了,再晚些皇上歇下,您这趟岂不是白来了?

      慕云汐也没再多言,走进了殿中。

      身后殿门合上。

      慕云汐看着埋案处理奏章的司徒彦,俯身跪下:慕云汐见过主子。

      司徒彦眼都未抬,冷声问:何事?

      ‘噬心’药效已过,主子可有事需慕云汐为您分忧?她微抬起头,看向司徒彦的眼中涌动着情意。

      但司徒彦丝毫未察:若有事,我自会派人传你,你无他事便离开。

      他的语气中难掩烦躁。

      见状,慕云汐掩下询问那斗篷女子的话,没再作声。

      慕云汐跪在地上,出神的看了司徒彦好久。

      直到他不耐发问:你还不走?

      这才起身告退。

      之后几日,慕云汐仍未能等到司徒彦的传召,反而等来了大婚。

      凤冠霞帔,十里红妆。

      上妆时,慕云汐看着铜镜中的自己只觉陌然。

      镜中人没了素日的肃杀,多了几分柔和,怎么看怎么都别扭。

      慕云汐抬手想要抹掉那红,却被宫女阻止:姑娘,这是皇上的意思。

      闻言,她只得放下手:继续吧。

      这之后,慕云汐跟着宫人上了轿撵,前往祭台。

      九十九阶,她走的虔诚专心。

      可当站在祭台之上,慕云汐看着身前的男人,脸上的笑剎时僵住。

      这人不是司徒彦!

      但想到那日司徒彦的话,她还是站在了男人身边。

      慕云汐想,或是司徒彦有事在身,才叫人易容扮做他来与自己成亲。

      时辰到,典礼始。

      慕云汐紧攥着手,平息着心里的慌。

      紧接着,便听喜官高喊:兹有大理寺卿嫡女秋络瑶温婉贤德,册封为后!

      第三章 相同的容貌

      秋络瑶?

      慕云汐听着这个陌生的名字,怔在原地。

      喜官的喊声还在继续。

      慕云汐在宫人的搀扶下拜堂行礼,直到大婚典礼结束,才方方反应过来。

      她一直期待着与司徒彦的这场大婚,他人不在,自己更是连名字都不能拥有。

      而这一切,都是司徒彦安排的。

      想到这儿,慕云汐心里苦涩蔓延。

      典礼结束后。

      她跟着宫人回了凤仪殿,可等了很久,却始终没等到司徒彦。

      慕云汐望着天边落下的日头,起身前往议事殿寻人。

      司徒彦果然在。

      慕云汐依旧行了奴礼,跪在地上:慕云汐见过主子。

      闻声,司徒彦抬眸扫了她一眼:谁准你来这儿的?

      慕云汐直起身看他:今日大婚,主子未在,可是有要事在身?

      司徒彦眉心微皱:我的事何时需要你来过问?慕云汐,记住你自己的身份。

      慕云汐被这话刺的心口一疼。

      她知道,司徒彦没有说错。

      可若无意外,这应该是自己此生唯一一次大婚,也是与司徒彦的唯一一次。

      她私心希望他今晚可以陪着自己,哪怕不是以夫君的身份,就是主子也可以!

      慕云汐攥了攥拳还是开口问:主子,今晚能否陪着慕云汐?

      可司徒彦只是将一颗药扔在她面前:这是噬心解药,我还有事。

      慕云汐看着那药,垂下眼睑弯腰将药拿起,落寞离去。

      回去的路上,身上繁重的宫服像有千斤重,慕云汐有些不习惯。

      但此刻,她没心思想这些事,满脑子都是刚刚司徒彦的话。

      不知是如何回的凤仪殿。

      慕云汐坐在门槛上望着天上的月,默默将那粒解药吞下。

      整整一晚,她就这样坐在那,怔怔出神。

      一夜未睡。

      慕云汐想了一晚,还是想尊重内心去问问司徒彦昨日封后大典的事。

      可到了议事殿,却被告知昨夜她离开后不久,他也随即离开。

      慕云汐站在原地,停顿片刻,然后转身走远。

      彦王府。

      慕云汐看着眼前这个司徒彦登基前曾宿了十几年的王府,以及那个本该是他贴身暗卫,如今却守在王府大门前的秦刹,便知晓自己没找错地方。

      看到慕云汐,秦刹愣了下,走上前:你怎么来了?

      慕云汐没回,而是问:主子可在?

      秦刹迟疑了下,没有回答。

      但慕云汐已然明白了,越过他就要朝院内走去。

      见状,秦刹忙伸手阻拦,眼底涌动的情绪无端有股子悲悯。

      慕云汐看的清楚,心底莫名一抽。

      但很快,她就将那情绪压下:我来是有事想问主子,问完我就走。

      她知道秦刹阻拦自己是司徒彦吩咐,便也不想和他动手。

      秦刹有些为难,可见慕云汐的模样,最终还是让开了路。

      慕云汐一路走到司徒彦曾住的院子。

      院内红梅点点。

      屋檐,木柱皆挂满了红绸,显然是大婚的模样。

      慕云汐看着,心不断下沉,垂在身侧的手也慢慢攥成拳。

    标签: 23179837 慕云汐司徒彦 二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