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首页 > 慕云浅楚擎渊_慕云浅楚擎渊慕云浅楚擎渊小说

    慕云浅楚擎渊_慕云浅楚擎渊慕云浅楚擎渊小说

    独家完整版小说《慕云浅楚擎渊》由慕云浅所编写的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慕云浅楚擎渊,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这位小姐,请问您找谁?这里除了集团内部的工作人员,外人人员是不允许入内的。慕云浅面无表情地回答道。我找楚擎渊。抱歉,没有提前预约和特殊情况,我们楚总是不见客的。前台的话没说完,一把闪着寒光的瑞士军刀狠狠地拍在了她跟前,慕云浅静静地看着对方,只问了一句。这样,够特殊吗?鲜少见到此种情况的前台一下子吓得......

    《慕云浅楚擎渊》免费在线阅读

    这位小姐,请问您找谁?这里除了集团内部的工作人员,外人人员是不允许入内的。

    慕云浅面无表情地回答道。

    我找楚擎渊。

    抱歉,没有提前预约和特殊情况,我们楚总是不见客的。

    前台的话没说完,一把闪着寒光的瑞士军刀狠狠地拍在了她跟前,慕云浅静静地看着对方,只问了一句。

    这样,够特殊吗?

    鲜少见到此种情况的前台一下子吓得软在了座椅上,反应过来,哆哆嗦嗦地摸到电话,惊慌失措地打了内线出去。

    喂,保卫科吗?快

    再抬头,那抹纤细笔直的背影已经迈步进了电梯。

    总裁专属的电梯一路上升,电梯里光洁明亮的墙壁,映出慕云浅那张毫无血色的脸。那双黑亮的眼睛里,没有一丝情绪的起伏。

    集团顶楼,刚开完一场漫长的高层会议。

    总裁办的秘书长刚从楚擎渊的办公室出来,迎面和外头的慕云浅碰了个正着。

    对方一阵惊讶,下意识地出口问道。

    你是哪位?

    办公室内,楚擎渊脱下西装外套随意扔在一边,一手解下腕表,一边扯开领带,只穿了件线条挺阔的白衬衫。正垂手挽起袖口,就听到身后有人轻飘飘喊了他的名字。

    楚擎渊。

    他闻声回头,看到门外站着的慕云浅,面色微怔。但也只是片刻,便恢复了一脸清冷,沉声对外头的秘书吩咐。

    让她进来,没有我的吩咐,别让人进来。

    秘书点点头离开。

    人一走,站在门外的慕云浅就抬步走了进来,一手插在白色羽绒服的口袋里,一手直接关了门,咔嚓一声落了锁。

    一反常态的行为,让楚擎渊微微拧了拧眉,沉声问了句。

    来做什么?买你一次的钱,嫌少?

    不。慕云浅面无表情地吐出一个字,我来还债,也讨债。

    第25章 你欠我的,也该还了

    她说完,抬步静静地走到楚擎渊身边,165的身高在男人挺拔修长的身形面前,毫无压迫感。

    那张曾经或温婉或悲凉的脸上,没有一丝情绪,眼底除了刺骨的冷意,找不到一丝温度。

    这样陌生的慕云浅,遥远得像是一个陌生人。楚擎渊莫名地心头烦躁,一下子沉了脸。

    还债?讨债?慕云浅,你有什么资格?

    有。

    慕云浅定定地看着男人的脸,神色平静地像是在说别人的故事。

    五年前,你认定我和我爸爸联手,害死了你的妈妈,也害的你的妹妹不仅伤了脸伤了手,还患了严重的精神障碍,最后在心理治疗师的催眠下,封存了一部分的记忆,才活了下来。

    所以,你送我爸爸进了监狱,逼我出慕家,还差点把慕家连根拔起。

    慕云浅说着,抬手撩起自己一侧额头上的长发,在那儿可以清晰地看到一处很浅却很长的粉色伤疤。

    你觉得因为我,你的妹妹毁容了。所以,你亲手用刀子划破了我的脸。这个伤疤,这辈子都好不了了。但是楚擎渊,你少做了一件事。

    慕云浅说的很慢,眼睛里平静的神色慢慢变成流动的暗涌,仿佛有风从四面八方无声地灌了进去。

    陡然间,那股暗涌疯狂地闪动了起来,变成了一抹狠厉的决然。

    你妹妹的手因为我伤了,再也弹不了钢琴了,你也该断掉我的一根手指才对!

    她忽然说,说完猝不及防地伸手按在桌面上,那把被她一直藏在口袋里的瑞士军刀一下子亮了出来,朝着她的中指狠狠刺了下去。

    慕云浅!

    楚擎渊的瞳孔一阵剧烈的收缩,眼睁睁地看着尖锐的刀锋刺入女孩白皙修长的手指里,皮肉被划开,鲜血一下流了出来。

    她却还不满意似的,咬着牙铆足了劲儿狠狠往下刺去。

    一只修长的大手瞬间握住了往下的刀锋,鲜血顿时从男人宽厚的大掌上流到了女孩白皙的手背上。

    楚擎渊死死扣着刀锋,额上青筋暴跳,太阳穴突突跳个不停。那双猩红的眼睛跳着着一股疯狂的怒火,甚至还有一闪而过的失控。

    这样偏执的慕云浅,完全不受控制,言语行动没有温度,处处都透着一股发泄的决然,根本不是他认识的那个人。

    慕云浅,你特么是不是疯了?!

    他想把刀夺走,慕云浅却死死地扣住刀锋,完全不肯退让。

    两个人的白色衬衫和羽绒服,办公桌上,甚至是地板上,到处沾满了血。那一刀下去,即使断不了一根手指,却也足够刺穿皮肉,撕心裂肺了。

    可慕云浅却压根像是感受不到疼痛一般,那双黝黑的眸子里,除了冷意,就是对楚擎渊毫无掩饰的满满恨意。

    她仰脸看他,嘴角勾着诡异嘲弄的弧度,轻声问着。

    你不要我的手指了吗?既然如此,我的债还完了。你欠我的,是不是也该还了?

    慕云浅!

    楚擎渊咬牙切齿地喊着她的名字,铁青着脸,一下子踢翻了她身后的座椅,一手握住她的手,弯腰就要过来抱她。

    门上忽然响起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楚总,楚总你在里面吗?

    我是保卫科主任,前台说有人带着凶器进了您的办公室。楚总,您没事吧?

    楚擎渊冷沉的脸几乎能拧出水来,猛地回头看向紧闭的办公室大门。

    那柄还沾着鲜血的刀锋,忽然猝不及防间,狠狠刺入了他的胸膛——

    第26章 慕云浅,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楚擎渊的身体猛然一僵,一股鲜血已经顺着他白色的衬衫缓缓流了出来。

    一切发生的毫无预兆又突然。

    等楚擎渊反应过来的时候,胸前已经被鲜血染红了一片。

    他死死地盯着慕云浅,猩红的双眸里跳跃着一抹暗沉的冷光。该是他想到了所有,却唯独没料到,慕云浅会对他下手。

    这一刀,是你欠我爸爸的。他被你送进监狱已经够惨了,你还要在监狱里对他动手。楚擎渊,我爸爸才是那个最有担当最好的男人。而你,该死!

    慕云浅死死地盯着楚擎渊,即使刀锋入体,也毫不畏惧地和他对视。这句话说完,手里握住的瑞士军刀毫不留情地往男人的胸膛里再度狠狠刺了进去。

    耳边传来一声男人闷哼。

    这一刀,是你欠我的。当年你逼我出慕家,除我学籍,让我变得声名狼藉,走到哪儿都被人羞辱看不起。如果不是我师父,不是苏北茵,不是我的奶奶和爸爸,我早就死了。楚擎渊,你要对我做什么都可以,为什么要伤害我身边的人?!

    字字句句,皆是指控。

    这么痛苦的事实,换做以往的慕云浅,是会哭会痛的。可那双看着楚擎渊的眼睛里,除了无尽的冷意,就是恨。

    这样的慕云浅,失控又反常。

    楚擎渊死死盯着慕云浅,抬起那只沾满鲜血的手口住慕云浅的手,一字一顿咬牙问道。

    慕云浅,知道你在做什么吗?

    空气里满是刺鼻的血腥味,入目皆是血红色。

    时间仿佛被凝固了。

    慕云浅定定地看着楚擎渊,那双黝黑混沌的眼睛里,仿佛因为手上的疼感,慢慢地退去了冷意,渐渐地变得茫然。

    她仿佛沉睡了一场,眼神从困惑到震惊,当目光缓缓落在楚擎渊胸膛里那把瑞士军刀上时,她猛地瞪大了眼睛,满脸的不可思议。

    三哥?

    慕云浅手一抖,瑞士军刀啪地掉在地上。

    她看着男人已经被鲜血染红的衬衫,哆嗦着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一下子跪在地上,颤抖着双手想要去按住男人还在流血的伤口。

    天她到底都做了些什么?

    嘭。

    大门被人一脚踢开,一大群人齐齐从外面涌了进来,看到眼前的场景,瞬间一片抽气声。

    为首的保卫科主任反应最快,几步飞身上前,抬起一脚,直接将慕云浅踹了出去。

    她整个人猝不及防地摔出去,重重地撞在桌子上,又狠狠地砸在地上。

    那人又几步追了过去,从身后一把扯住她的双手,正要把她按住,身后陡然响起楚擎渊紧绷沙哑的声音。

    别碰她。

    那人一愣,似乎还没明白楚擎渊的意思,他夹着暴怒的声音又重重地砸了过来。

    我说别碰她,离她远点!

    话音落,走廊上响起一阵飞奔的脚步声。

    戎贺一进来,看到眼前的一幕,吓得脸都白了,几步奔到楚擎渊身边,小心翼翼地将人扶了起来。

    楚少,你忍着点,我马上送你去医院。

    楚总,我已经和医院联系过了,他们的人已经在医院等您了。

    楚总,坚持下。

    顷刻间,整个办公室都乱了起来。

    仿佛所有人都忘了,那个真正的行凶者慕云浅还呆呆地坐在办公室内冰凉的地板上,眼神呆滞地看着楚擎渊离开的方向,浑身颤抖。

    外头,戎贺扶着楚擎渊走到电梯口,正要抬手按电梯,却被楚擎渊一边扣住了手腕。

    戎贺。

    男人身前全被鲜血染红,脸白如雪,额头上因为隐忍,正大颗大颗地掉着汗,意识显然已经到了抽离的边缘,嘴里却清晰冷静地吩咐着。

    有件事,你亲自去查。

    第27章 我居然想要杀了他

    暗黑的夜晚,狂风呼啸,两辆同样奢华低调的私家车在楚氏集团大楼风一般擦肩而过。一辆朝着医院呼啸而去,一辆稳稳地停在了楚氏楼前。

    温城一路从走廊尽头连奔带跑地冲进来。

    整个顶楼专属于秘书室空荡荡的,因为楚擎渊出事,所有人都去了医院或者公关。一股血腥味,从不远处敞开的办公室里,无声地飘出来。

    从出事到现在,慕云浅一直维持着同样的姿势,一动不动地坐着,眼神呆滞,仿佛被人抽走了灵魂。

    听到脚步声,她才麻木地抬起头,在看到温城的一瞬间,长长的睫毛狠狠地闪了闪。

    温城哥,我对三哥动手了,我居然想要杀了他

    不仅做了,还对此毫无察觉。仿佛睡了一觉,醒来之后什么都忘了。

    看到这样的慕云浅,温城的心猛地揪了起来。他大步跨出去,伸手一下子握住了慕云浅还在流血的手,将人一下子扣在怀里。

    别这样,小瓷。这不是你的错,如果不是楚擎渊做的太过分,也不会逼出你身体的另一自己,他这是自作自受,跟你没关系。

    慕云浅却像是没听到似的,怔怔地看着满地鲜血,想起楚擎渊临走时满身是血的样子,整个人如遭雷击,一下子惊醒了过来。

    她猛地抬手,用力按住了温城的胳膊,摇摇晃晃地想要站起来。

    温城哥,我要去医院,你快带我去医院!她整个人都在颤抖,声音里带着明显的哭腔,他流了好多血,会不会死?

    无情之人,没那么容易死。

    温城压住她的伤口扶她起来,视线扫过满地的鲜血狼藉,脸色泛着层层的冷意。

    他在伤害你的时候,但凡有一丝手下留情,也不会把你逼到这样的绝路上。如今你伤他,也不过是在释放,在自我保护。除了他,你没有伤害到任何无关的人。这对你来说,也并非坏事。

    标签: 慕云浅楚擎渊 慕云浅楚擎渊 慕云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