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学大全 > 我怀了渣总的崽
    我怀了渣总的崽小说 云姌霍锦年无弹窗阅读

    我怀了渣总的崽小说 云姌霍锦年无弹窗阅读

    我怀了渣总的崽
    个人风格非常明显的一个作者月染绯颜 所推出的小说《我怀了渣总的崽》非常吸睛,文中云姌霍锦年两人的感情纠葛也十分有看点。小说内容试读:在想什么,却懒得解释。反正今晚过后,和霍锦年有关的一切,都会和她无关。回到房间,看着大红的鸳鸯喜被,回想着自己日复一日的卑微期待,嘲弄的扯了下嘴角。她拿出霍锦年签好的离婚协议,认真的看了起来。哟,对她还不错。不仅给了她百分之十的霍氏股份,还给了她一家服装设计公司,以及市
    作者:月染绯颜 更新时间:2022-06-21 22:20:30
    开始阅读
    我怀了渣总的崽章节

    第15章

    霍老爷子没说给,也没说不给,只拿起离婚协议书看了起来。

    三分钟之后,他说道:“姌姌,如果不是你的帮衬,霍家不会在短短三年之内,就从洛城第四豪门走到第二豪门的位置,这百分之十的股份是你应得的,但……”

    云姌并没有因为突如其来的转折而有所情绪波动。

    她平静的问道:“霍爷爷,有什么话,您就直说吧。”

    “和锦年一起吃个晚饭,将身份告诉他。”

    他还是想替自己的孙子争取一下,他不相信云姌真的放下了。

    “霍爷爷,霍锦年已经知道我是云家的女儿了。”

    “知道了?他怎么说的?”

    云姌挑眉,“他说云霍两家是死对头,我费尽心思的嫁给他,是别有目的。”

    霍老爷子跺了跺拐杖,气恼的说道:“真是个混账!”

    骂归骂,他还是希望两人见一面,好好谈谈。

    “姌姌,现在霍氏由锦年全权打理,股份我同意给你,但还是得找锦年回来当面说清楚,你就当陪爷爷吃最后一顿饭吧。”

    云姌想着霍老爷子对她不错,就同意了。

    “好,我哥还在外面等我,我让他先回去,晚上八点来接我。”

    霍老爷子意外了一下,却没有多问。

    “宇博来了?快让他进来坐坐,陪我这老头子说说话。”

    云姌起身,笑着道:“下次吧,我哥最近有些忙,刚才还说只给我半个小时呢!”

    “行,反正以后有得是机会见面。”

    看着离开的云姌,霍老爷子温和的双眸陡然变得凌厉。

    拿出手机给霍锦年打电话。

    电话几乎是在挂断的前一秒,才被接听,让他的怒火越发旺盛。

    他劈头盖脸的骂,“霍锦年,你知道自己干了多大的蠢事吗?”

    “爷爷,气大伤身。”

    “还不是被你气的,立刻给我滚回来!”

    电话那头的霍锦年,眉眼沉得厉害,“是不是云姌又在您来跟前说了什么?”

    “你别什么都扯到姌姌身上,她现在巴不得跟你断得干干净净!

    是我腆着老脸让她留下来吃晚饭,你立刻马上,麻溜的给我滚回来!”

    “知道了,您别生气,我现在就回。”

    他倒要看看,云姌在老爷子面前,是副什么做派!

    ***

    霍锦年故意在公司处理完所有公事,才离开。

    他回到老宅的时候,云姌正在修剪后花园里的花草。

    那认真且小心翼翼的模样,恬静又美好,让人移不开眼。

    察觉到投向自己的视线,云姌抬头看去。

    西斜的太阳照在她精致的小脸上,细小的绒毛形成光晕,美得不染俗尘,犹如落入凡间的精灵。

    霍锦年呼吸一滞,转瞬又变得低沉起来。

    该死,他又想折腾这女人了!

    云姌对上他炽热的双眸,秀眉轻蹙,嫌弃的移开了视线。

    玛德,对比这狗男人,泰迪都要自愧不如!

    她的冷漠和抗拒,让霍锦年心里的那团火越烧越旺,快步朝她走去。

    云姌知道自己打不过霍锦年,不想自讨苦吃,扔了手里的水壶,转身就走。

    可她双腿还发着软,压根走不快,没两步就被追上了。

    胳膊被抓住,急切的吻随之落下。

    她偏头躲过。

    炙热的唇瓣落在她的脖颈,让她怒火中烧。

    “霍锦年,你发什么疯?”

    怒吼的同时,她的双手用力的抵着他的胸膛,不让他靠近。

    “你故意让爷爷叫我回来,不就是为了这个吗?”

    “我可去你妈的,老娘现在对你没兴趣,没兴趣!”

    要不是被逼急了,云姌是不会骂脏话的。

    实在是霍锦年这狗男人,软硬不吃,还自以为是,说什么都不听。

    霍锦年捏着她胳膊的手加大力道,嘲弄的轻嗤一声,“没兴趣还算计我,爬我的床?”

    “那不是之前没用过,好奇吗?现在知道一点都不好用之后,自然是有多远扔多远了!”

    “不好用?”

    简简单单的三个人,冷沉的让人心底发寒。

    云姌梗着脖子不服输,“是啊,体验感,差!劲!极!了!”

    看着她张牙舞爪的模样,霍锦年低头,在他耳边暧昧的说道:“可我怎么觉得你很满意,不然也不会那么嗨了,是吧?”

    “霍锦年!”

    “这是被我戳破真相,气急败坏了?”

    “脑子有病就去看医生!”

    “小嘴这么毒,是为了让我堵上么?那我成全你。”

    被堵住嘴的云姌:“……”

    玛德!

    气到爆炸!

    她这辈子都不想看到这狗男人了!

    霍老爷子远远的看着这一幕,笑得合不拢嘴,让佣人悄悄撤了,将花园留给他们。

    说不定能干柴烈火,给他整出个曾孙。

    他就说嘛,姌姌这么好的姑娘,没人会不喜欢。

    云姌的呼吸被掠夺,眼神阵阵发黑,腿软的往下坠。

    要不是霍锦年搂着她的腰,她都站不住。

    可她并没有被狗男人的热情影响,心里只有愤怒,并无半丝情欲。

    找准机会,她狠狠的咬住他不安分舌尖。

    “嘶!”

    疼痛伴随着血腥味传来,让意乱情迷的霍锦年彻底清醒。

    他看着怀里倔强的小女人,抬手擦掉嘴角的血迹,深邃的双眸暗潮汹涌。

    “云姌,欲擒故纵太过,就没意思了。”

    云姌被他禁锢在怀里,清晰的感受到了他的异样,气得抬脚去踩他的脚。

    狗男人,离了那档子事,活不了了是吧?

    可惜,没踩到。

    挣扎无果后,她冷冷的看着霍锦年,嘲弄的轻笑一声。

    “霍锦年,你心里喜欢的人是姜楠,嘴里却说对罗笑有意思,身体又对我感兴趣,不觉得自己很无耻吗?”

    也不知道是她提到了姜楠,还是罗笑,终于触怒了男人,推开了她。

    她站立不稳,跌倒在地,手掌摩擦着地面,钻心的疼。

    霍锦年并没用力,也就没算到她会摔倒,所以伸手去抓的时候,慢了一步。

    在云姌愤怒的抬头时,他已经收回手,插在了裤子口袋,一副高高在上的嚣张模样。

    “装作被推倒,是想碰瓷我,然后顺利留在霍家吗?”

    “呵!”

    她觉得,已经不能用“有病”来形容这个白痴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