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文学大全 > 与君初相识
    热文与君初相识[闻笙傅砚临]免费全本小说

    热文与君初相识[闻笙傅砚临]免费全本小说

    与君初相识
    排行榜上非常火爆的一本都市,书名是《与君初相识》,男女主分别是闻笙傅砚临,讲述了他们之间的恩怨纠葛。小说内容描述:人和客户的关系,必须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稍有裙带,必须避嫌。这是业内不必宣之于口的规矩。沈观南转动着手里的钢笔,姿态故作轻松地问,“你和临云的Leo傅认识?&
    作者:林又青 更新时间:2022-06-21 23:05:31
    开始阅读
    与君初相识章节

    :他见不得光

    闻笙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你要不是长了这张脸,说这种不要脸的话,估计会被人报警抓去判刑。”

    因为耍流氓,猥琐。

    傅砚临抓住重点,“所以,你觉得我帅?”

    闻笙眯了眯眼,“你是如何将不要脸练得如此炉火纯青的?”

    “和你口是心非的功夫相比,差了几分火候。”傅砚临低头凝着她的唇,粉粉的,唇膏泛着光泽和清甜的草莓香气,就很想咬一口。

    闻笙在他吻下来之前,别开了脸,“你不要闹了,我要上班去。”

    傅砚临嗯了声,“开车送你。”

    闻笙看了眼时间,坐地铁出来要走一段路才能到长璟,磨磨蹭蹭的,倒不如坐傅砚临的车走秋留高架,半小时就到。

    傅砚临的车是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SUV,样子挺低调的,可停在老旧的居民区,总有一股无法忽略的贵气感。这矜贵而骄傲的气质,与陈旧又刻板的小区,格格不入。

    闻笙一下子想起从清州出差回来那天,在江州高铁站门口看到的那个背影,上的就是一辆黑色的阿斯顿马丁。当时她还觉得那个背影很眼熟,以为自己看错了。

    现在想想,那天的人,肯定就是他了。

    闻笙故意去坐后排座,但发现门拉不开,傅砚临摇下车窗,不羁地看着她,拧着眉头,“你当我是司机?”

    不等闻笙开口,他又命令,“坐前面来。”

    再这么磨蹭下去,必定迟到,两千块全勤奖打水漂。

    闻笙不跟钱过不去,坐上副驾驶,系上安全带。

    可那安全带像是跟她置气,闻笙拉了两下都没拉出来,傅砚临见状,倾身上前去帮忙,凑近的瞬间,两人的距离很近,几乎是鼻尖触碰鼻尖,气息缠绕。

    很适合接吻的距离。

    闻笙心脏跳漏了一拍。

    傅砚临却是难得正经,帮闻笙拉出了安全带后,帮她咔哒一声扣上,又坐回去,发动车子。

    闻笙本以为,他会抓住机会做点什么的。倒有些失望了。

    直到上了高架,闻笙才心绪平静下来。

    到江州金融街的时候,闻笙说,“你把我放在国大广场边上就行,我下车走过去。”

    傅砚临懂她什么意思,“我见不得光?”

    “你身份特殊,众口铄金,积毁销骨。”闻笙心想,没办法跟你撇清干系,还不知道低调行事、夹着尾巴做人么?

    金融街这边来往的豪车不在少数,但傅砚临这辆车,着实打眼。

    闻笙喜欢从源头把麻烦给摁住,扼杀在摇篮里。

    傅砚临脸色沉了几分,眼底晦暗不明,桃花眼底流露出几丝不耐。

    但他还是听了闻笙的话,把车子停在国大边上,闻笙需要穿过街角,才能到达长璟所在的大厦。

    可好死不死的,闻笙刚下车,就看到孟伟从国大的星巴克走出来。

    闻笙赶紧催促他,“你快开走。”

    就在这瞬间,孟伟看到了闻笙。

    下一秒,目光落在车身上,当她往驾驶室方向看去时,车子忽然打了个弯,拐到另外一条街上,开走了。

    闻笙假装没看到孟伟,转身往前走。

    孟伟踩着七公分的高跟鞋追上来,浓郁而妖娆的香水味迎风灌进闻笙的鼻腔。

    祝清嘉曾评价过孟伟用的香水:无时无刻不为了勾男人下功夫,却用力过猛,让人心生轻贱

    好几次闻笙和她同坐一部电梯,脸憋红,喘不过气来。闻笙觉得,过于浓烈的香味,其实是很失礼的。

    “Yvonne,早呀。”孟伟目光撇到车子离去的那头,好奇又戏谑问,“这么快找到新男友了?”

    “朋友。”闻笙不是很想和她搭话。

    当初抓住江屿阔和徐可偷吃,闻笙立马提了分手,第二天江屿阔就抱着ose only的定制版玫瑰熊到长璟楼下求原谅,被公司不少同事看到。孟伟就是其中之一。

    她当时还挺震惊,闻笙竟然舍得分手,毕竟江屿阔在江州阔少圈子里还算有名,家里有钱,长得也不错。外祖傅家更是江州人人称羡的豪门望族。

    闻笙要是跟江屿阔结婚,还干什么风投啊,美滋滋做少奶奶去了。

    孟伟轻笑了声,歪着脑袋看闻笙,“可以啊,开这车的男人,不仅有品位,还有钱。不比江家那个小开差的,阿笙你眼光真好。”

    闻笙抿了抿唇,确信孟伟没认出来是临云的联创Leo傅,心里安定了不少,便不再接话。

    “哪里认识的?Jeff一直跟我讲,你和江家那个小开分手后,要给你介绍个新男友,得人品和学识都配得上你,还叫我给留意着。他好担心你这个学妹的,一直跟我讲,像你这样小地方出来的女孩子,靠寒窗苦读十几载才拼到如今的成绩,恋爱经验又单纯,坏男人花点心思就骗走了。”

    孟伟亲昵地挽着闻笙的胳膊,仿佛昨天在会上剑拔弩张翻过的白眼并不存在。

    除了祝清嘉之外,闻笙不喜欢和人这么亲昵的接触,手挽手,情似姐妹。

    她尴尬地抽出手来,假装拿手机。

    孟伟不识趣,穷追猛打,“你呀心思单纯,千万不要被男人一点讨好的心思给骗走了。咱们这个圈子里接触的客户,是有几个钱,但各个心里没点数的,自视甚高。刚拿了个A轮融资,靠着点原始股变现,就以为自己踏进了资产阶级的阶层,膨胀得不行,买豪车包年轻的小妹,以为送个包,就能带女孩子去酒店。这种人都是走心不走肾的,在外面玩的花,家里指不定有忙着带孩子、面部松弛了也舍不得做热玛吉的糟糠和等着接济的穷亲戚。”

    聋子都能听出来孟伟话里话外的意思。

    闻笙再忍下去,无疑是脸凑上去给人打。

    她顿住脚步,淡漠地看着孟伟,“孟伟,Jeff有没有告诉你,我的智商比普通人高许多。”

    “你什么意思?”孟伟笑脸僵了僵。

    “所以你跟我说话的时候,没必要表演什么叫弦外之音和含沙射影,挺可笑的。”闻笙面无表情地直视她,“也很招人烦。”